湖北快三走势图 > 王思聪 >

六十年代农妇生存记

来源:未知 2018-09-26 17:20

  正是初夏时节,麦田里绿油油的一片,消散了一些夏日的暑气,陆家村位于安徽境内的一个大山里的村落,农闲时期,三姑六婆的总爱坐在村头的大槐树底下乘凉散暑,老人们大蒲扇扇着,新妇们瓜子磕着,几个幼儿绕着树转圈玩耍,听着知了声声叫着,合乐融融。

  “听说没,陆三婶家的童养媳要被赶出来了”被称为大喇叭的外村人魏大姐用蒲扇遮着一张油腻腻的大嘴说“好像是说那什么她独生子陆光成有出息了,看不上许宛淳,这次回来就是离婚娶城里人家小姐。”

  坐在对面的一个刚刚嫁为人妇的年轻妇人略带惋惜的说“这许宛淳挺可怜的,从小被捡来给陆光成当童养媳,稍大一点就当成丫鬟一样被陆三婶打骂挣公分,现在,她儿子吃上城里粮了眼界就高了,不过也怨她自己,不争气,三年没下个蛋。”说罢还啧啧两声。

  同为妇人,有怎么不会不知道当中的苦呢,但也就怪她命不好,活该,其实,这群妇人都不大喜欢许宛淳的,原因就是她长得太水灵了迷得全村小伙眼都发直,说白了就是嫉妒,都暗骂她小姐身子丫鬟命。

  这边说着,那边被议论的主角许宛淳正悠悠转醒。看着黑黝黝的土墙,闫素安有些惊奇,这是哪呀,明明记得是去新开的大商场买东西来着,结果一不小心被人群挤倒在地,然后就昏死过去,在接着,闫素安眼睛一亮,难道她遇到了传说中的重生?就是不知道在哪个朝代,到底的情况如何。闫素安有些惋惜,支着发疼的脑袋准备出去观察情况。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接二连三的脚步声。

  闫素安微微一愣,快速躺倒,不大一会,就听到了开锁的声音,噼里啪啦的一阵,装睡的闫素安皱了皱眉,这人怎么那么不礼貌啊。还没等她吐槽够就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“你个死丫头,还敢睡”说着还来揪了下闫素安胳膊上的肉。闫素安一时没忍住痛呼一声,然后怒瞪来人,发现是一个穿着旧的灰色寸衫的中年妇女,盘着油乎乎的大辫子。

  “死丫头,我就知道你在装睡,快滚出我家,要不要你好看。”妇人一脸的雀斑,黑褐色的皮肤,大蒜鼻,很丑颠覆了闫素安的审美观。

  许是没料到她这么容易就答应了,妇人愣了愣,说话也不像之前那么冲,装作一副都是大家可怜人的说“淳丫头啊,也不是为婆婆的我狠心,只是你光成哥也有苦衷啊。”

  实在是懒得理妇人,于是糊弄了过去。终于,等妇人离开后,闫素安呼了口气,正愁着呢,就感觉脑门一阵刺痛。半响,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,原来这姑娘叫许宛淳,6岁那年被人贩子拐卖到这山沟沟里,20斤面就给了陆三婶做童养媳,等到17岁就嫁给了陆三婶的儿子陆光成,已经三有年了,原本等着陆光成考了大学有了工作就差不多可以享受了,结果陆光成去年刚考上了大学,就有一个城里的姑娘看上了他,这不心思活络起来了,就算计着把她赶走,反正当时有没弄结婚证,农村嘛,摆两桌酒席就差不多了,哪知道什么结婚证啊,这姑娘也死脑筋,死都不走,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出。所以,闫素安整理了一下思路,发现她是被抛弃的下堂妇。有什么比这个还惨的嘛?

上一篇:七夕前夕悲剧:织女本是多情女 牛郎亦非薄情男
下一篇:农妇情爱
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